當前位置:首頁
> 研究生教育 > 學位研究生 > 研究生培養
在母校研究生教育20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
發布日期:2020-01-02 來源:研究生處作者:2002級馬克思主義哲學專業碩士畢業生 沈斐(中國浦東干部學院教授)瀏覽次數:

尊敬的領導、老師,親愛的同學:

很榮幸作為校友代表,我有寶貴的8分鐘時間作匯報。

我是昨晚到南京的,下了高鐵先去看望敬愛的周明生老校長。我是2002級馬哲學生,在校期間趕上研究生會第一次打擂臺競選,有幸成為第一位研會主席。那時周校長分管研究生工作,我請他做講座,他說了很多,我印象最深的一句是——“科研是立身之本”。但那時我還不知道什么是“科研”。三年后我畢業,懷揣著周校長的推薦信,是他用鋼筆一筆一劃寫的,第一句就是“該同志有科研潛質……”。從此,認真工作、努力科研,成為我人生的主旋律。昨天,我拉著他的手,把這句他當年叮囑我們的話大聲告訴他,并且告訴他我會一直這么做。

我不知道在座的同學有沒有自卑過。剛工作的時候,我身邊都是名校碩博,我是唯一一位黨校畢業,那時我最害怕自我介紹。但科研是天生的平等派,幾年后,考量你的不再是出身,而是你的科研能力。

黨校學生的科研優勢在哪里?我以為,第一,在于我們跟這個時代貼得更緊,更有問題意識。這是黨校教育的優勢,也是讓我獲益終身的地方。

我的很多論文以問句為標題。 比如,發表在《哲學研究》上的《<資本論>在何種意義上是明晰的?》、《經濟學家》上的《<資本論>在何種意義上與我們同時代?》(這篇被《新華文摘》全文轉載);再比如,《經濟學史能否脫離經濟史?》《綠色發展何以超越資本邏輯?》《人類命運共同體何以超越烏托邦?》等。這是青年學者的小竅門,要想在茫茫稿件中讓編輯眼前一亮,問題導向是捷徑。

問題導向也是我教學的法寶。我運用問題牽引法導讀經典著作《資本論》《共產黨宣言》等,組織學員互動研討。這學期還在兩期省部班上試行,我發現省部級領導同樣感興趣,往往還能提出更深層次、更有價值的問題,成為我下一步研究的重點。同時今年很有幸,我兩次受邀去中央黨校,為總書記高度重視的中青一班、二班、三班、四班授課。在中央黨校的案例教學,我用的同樣是問題牽引法。追根溯源,這種思維習慣來自于黨校的研究生教育。

黨校學生科研優勢的第二點,我以為,是原原本本讀經典的傳統和經典著作的功底,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立場方法是我們的看家本領??赡苡型瑢W會說,現在知識爆炸、信息爆炸,那些一兩個世紀前的、幾十年前的發黃的東西,還管用嗎?現在誰還讀這些?!

上周末,復旦大學邀請我參加一個學生讀書會,給他們講講“老三篇”。我很詫異。我自己沒讀過。就我的教育經歷,無論是研究生階段,還是后來的博士、博士后,乃至出國留學,都沒讀到過。但我很高興答應下來,我想補上這一課,而且非常好奇,我想看看今天到底哪些人在讀“老三篇”。

到了復旦,我發現這是一個完全自發的讀書興趣小組。學生自己選取篇目章節,自己去圖書館收集復印。本學期的閱讀從馬克思恩格斯的《共產黨宣言》、到羅莎·盧森堡的《群眾罷工、黨和工會》、到列寧的《怎么辦》、再到斯大林、盧卡奇、毛澤東……上個周末是這學期最后一次讀書活動,以“老三篇”收尾。

我讓學生們自我介紹。我發現他們絕大部分不是研究生,而是本科生,00后;絕大部分不是馬院學生,而是理科生,是物理專業的、數學專業的、自然科學的;絕大部分還不是黨員,連入黨積極分子都不是!一位學生告訴我,他有入黨的想法,但他要首先搞清楚:這是一個怎樣的黨?這個黨的理論是什么?

我被這些年輕的面孔感動。我們一起打開書本,逐字逐句地讀。在《為人民服務》中,我們讀出了共產黨人的榮辱觀利益觀生死觀、讀出了馬克思主義知情意的整體世界觀;在《愚公移山》中,我們讀出了如何把黨的意志變成人民的意志、如何建立國際統一戰線;在《紀念白求恩》中,我們讀出了馬克思主義的兩個基本點——共產主義和國際主義,我們讀出了生命的意義——死去的是肉體、不朽的是精神!

我跟學生們說,掌握了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立場方法,你會發現,很多文本一通百通。毛澤東的、鄧小平的、習近平的,每一篇每一句,都能找到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,這些原理一脈相承、與時俱進。

最后我要說:“我是黨校人,我驕傲!”——這句話獻給培養我的老師,師恩難忘。我們02級馬哲是哲學專業的第一屆學生,導師組集體培養。我有8位恩師,他們是:周安伯教授、梁作民教授、邱颯爽教授、馮必揚教授、顧乃忠教授、嚴翅君教授、米壽江教授和張舒屏教授。無論我走到哪里,總能感受到你們的目光,注視著我,讓我不敢懈怠。

“我是黨校人,我驕傲!”這句話也送給在座同學。進了黨校大門,意味著我們走在了時代前列,切中了時代脈搏,抓住了社會關切。因為我們,不僅要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,更加肩負使命改變世界!

(責任編輯:顧明進
關閉
打印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老版888棋牌